9.0

2022-09-02发布:

香港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波黑噩梦(中)(五~七)

精彩内容:

波黑噩夢(中)



  薇爾科麗已經不知道自己被這幺吊了多久,她結實的雙腿已經失去了知覺, 被繩索緊緊勒著的胸部也疼痛得幾乎難以呼吸,甚至連脖子也疼痛起來。她的嘴 裏被粗糙的麻繩勒著,繞過頭後捆在自己的雙臂上,使她的頭一直難受地向後昂 著。
  薇爾科麗能聽見旁邊不時傳來芭芭拉微弱的呻吟和沈重的呼吸,可以想像黑 髮的姑娘正遭受同樣的折磨。偶爾,這裏會出現男人皮靴走在地上的聲音。這種 聲音給兩個陷入悲慘的地獄裏的女人帶來新的恐懼,薇爾科麗或芭芭拉中的一個 隨後就將遭到可怕的姦淫。
  現在又出現了這種皮靴的聲音,兩個被俘的女人立刻又驚慌恐懼起來。
  芭芭拉隨後聽見了自己朋友痛苦的呻吟,和男人的陰莖插進女人遭到過度姦 淫的肉穴發出的可怕聲音,已及那種野獸一樣的喘息聲。
  薇爾科麗的身體隨著男人的動作在半空搖擺,她感到那家夥將叁、四根手指 插進了自己的陰部,那裏因爲無數次的姦汙,已經被那家夥的同伴們的精液弄得 又濕又粘。
  手指在自己肉穴裏放肆四轉動著,這種痛苦和雙腿和胸部傳來的疼痛不同, 使薇爾科麗感到了更大的恐懼和恥辱,她擔心自己在這種淩辱下遲早會發瘋。
  那家夥用自己粗大的肉棒換下了手指,絕望的羞辱感完全打垮了薇爾科麗, 她徒勞地掙紮著失去自由的身體。雖然自己的小穴裏已經沾滿了滑膩膩的液體, 但男人的肉棒有力地磨擦,還是使薇爾科麗感到火辣辣的疼痛,她覺得那家夥似 乎已經刺穿了自己的肉壁而直接撞擊著自己的身體。
  那個家夥一邊在薇爾科麗的身體裏抽插著,一邊拉扯著捆綁著她的繩索,使 她感到加倍的痛苦。他殘忍地姦淫折磨著被俘的女飛行員,可能幾分鍾,也可能 幾小時。
  當薇爾科麗感到那家夥將一股熱乎乎的液體噴射進自己身體,留下一種肮髒 的羞恥感時,她已經只剩下哭泣的力氣了。
  芭芭拉聽見皮靴的聲音逐漸遠去,地獄一般的地下室裏只剩下薇爾科麗虛弱 的哭泣和呻吟。她意識到一直被自己當作偶像一般看待的,強壯驕傲的薇爾科麗 已經徹底被敵人的殘暴和虐待摧毀了。芭芭拉使勁搖晃著自己同樣被倒吊著的身 體,試圖碰到薇爾科麗,來安慰一下絕望崩潰的同伴。
  芭芭拉忽然覺得自己堅強了起來,也許是因爲薇爾科麗受到可怕的淩虐的緣 故。
      ※    ※    ※    ※    ※
  在旅館的二樓,阿坎正通過CNN看著有關自己的女俘虜的消息,他不時地 爲自己絕妙的主意而哈哈大笑。把這兩個美國女人藏在這裏,藏在那些專門供自 己的部下奴役姦淫的、被抓獲的穆族和克族女人中間,這絕對是個聰明的想法, 沒人會發現這些本來就是被用來淩辱的女人裏有什幺特殊的情況出現。
  而將那盤偷偷拍攝下的,關于芭芭拉被穆族志願者輪姦的錄像帶匿名提供給 德國的電視台更是個天才的想法!現在——叁天後,整個西方還都愚蠢地以爲兩 個被俘虜的女飛行員是在穆族武裝的手裏。
  阿坎得意地看著電視裏播放著的經過精心剪輯處理的錄像帶。畫面上出現了 芭芭拉尖叫哭泣著的臉,旁邊的播音員假裝虔誠地表達著對兩個美國女人遭遇的 可怕命運的擔憂。
  接著電視上出現了芭芭拉雙腿被捆綁著躺在地上,那個留著鬍子的家夥站在 她兩腿之間姦淫著她的畫面。盡管錄像帶經過了精心制作,芭芭拉赤裸的胸部和 下身都已經模糊一片,但整個鏡頭還是顯得十分淫穢,芭芭拉的臉上那驚恐絕望 的表情十分清晰。
  阿坎看著電視,開始覺得下身又漲了起來。他心裏暗暗想著,看來自己又要 去一趟地下室了。
  畫面切換過來,出現了薇爾科麗英氣俊美的臉。電視上播放著半個月以前, 薇爾科麗在軍艦上談論著自己如何作爲戰鬥機飛行員和男人一起作戰的錄像。阿 坎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過去,電視上的薇爾科麗穿著緊身的迷你短裙和精巧的運 動夾克,他不由自主地放大了音量。
      ※    ※    ※    ※    ※
  總統坐在椅子上,聚精會神地傾聽著民意測驗專家的談話。
  “是的,總統先生,公衆有時就是這幺矛盾。他們期待婦女能夠在軍事領域 佔有一席之地,但他們不希望看到女人被傷害、強姦甚至殺死。這就是爲什幺那 女飛行員遭到強姦的錄像帶播出後,造成如此混亂的原因。他們期待著您做點什 幺!”
  “好吧,我這就命令發射巡航導彈進行攻擊、然後召開記者招待會,宣布我 們勝利了。這些都沒問題,但、然後就會一切正常了嗎?”
  “很好,閣下!可是我認爲您最好能把那兩個女人盡快救回來,這樣您的支 持率將提高12到15個點。但必須盡快,因爲民衆的態度是難以把握的。如果 您不能成功,而又造成了新的意外,那幺您的支持率將下降8到10個點。”
      ※    ※    ※    ※    ※
  阿坎很高興看到米洛塞迪奇將軍只遲到了十五分鍾,在將軍這樣的地位,這 就已經很難得了。但阿坎一直認爲將軍這幺快就到來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那 些自己手裏的婊子。
  米洛塞迪奇將軍做爲波黑塞族軍隊的高級將領參加了幾乎全部的與穆族或克 族的戰爭,他也遭受過美國飛機的攻擊。盡管將軍目前宣布退役--那當然是假 的,但他依然掌握著很多波黑塞族軍隊。阿坎知道,將軍和他的贊助者--貝爾 格萊德不是朋友,但也不是敵人,所以他可以放心地腳踏兩條船。
  阿坎有錢,而將軍手裏有那些重型武器。他一直試圖從將軍手裏弄些大家夥 來,這樣他就可以繼續將戰爭打下去,知道美國人堅持不住而撤退,戰爭是阿坎 的財富、女人、地位的來源。
  但米洛塞迪奇將軍顯然不會輕易將重型武器賣給阿坎,所以他決定利用那兩 個美國婊子來勾引將軍,而他的攝影師將拍攝下一些東西--足夠令將軍讓步的 錄像帶。而且這些錄像帶將使將軍有一天不得不與阿坎一起來分擔那可怕的戰爭 罪名--盡管阿坎不希望有這幺一天。
  現在阿坎正和將軍喝著酒,他有意提醒將軍是否想到他旅館的地下室去看一 些“有趣”的東西?
  將軍同意了,他希望這是一個前奏、去玩弄那些被阿坎俘虜並馴服的、關在 這個充滿強姦和刺激的妓院裏的女人的開始。將軍已經這幺玩過幾次,而且他驚 訝地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了對那些無助的女人施暴的刺激。他以前從來不這幺對 待婦女,所以將軍對此幾乎一無所知--在認識阿坎之前,但他現在急切地想要 再體驗一次那種難以描述的刺激。
  將軍離開他的保镖和阿坎一起走下了樓梯,當他一走進地下室,第一眼看見 薇爾科麗和芭芭拉時,立刻驚呆了。他面前兩個女人構成的景像,是他見過的最 性感刺激的畫面!
  離將軍比較近的是那個高個的金髮女人,她健壯的裸體被她自己的汗水弄得 閃閃發光。女人碩大沈重的的乳房被繩子勒得成了紫紅色,垂在胸前伴隨著沈重 的喘息顫動著,從紅腫的乳頭上不斷滴落著大滴的汗珠;她豐滿性感的肉體在繩 索捆綁下扭曲著,肌肉痙攣地抽搐著,與捆綁住四肢的繩索搏鬥著。
  將軍看到這個女人的頭想前昂著,繩索勒進她的嘴裏,栓在她背後被反綁的 雙臂上。口水從她的嘴角流出,順著粗糙的繩索和她的下巴流下來。從這個女人 的臉上將軍看出了極大的痛苦,就像分娩中的婦女承受的那樣,汗水已經弄濕了 她的頭髮,淩亂地貼在她充滿痛苦的臉上。
  將軍走近這個女人,她的下身完全赤裸著,能夠看到她那已經紅腫外翻的肉 穴。這個女人身上最隱秘的部位如今已經完全被那些白色的黏液糊滿了,一片白 濁的糟粕覆蓋在了外翻的肉唇和紅腫的陰蒂表面。
  將軍又走到另外一個女人旁邊,這是個身材嬌小的黑髮女人,她苗條的身體 被以同樣殘酷的方式捆綁著,赤裸的身體表面好像塗了油一樣沾滿了汗水。她的 黑髮濕漉漉地披散著,露出了嬌美的面龐,從眼罩下正流淌著兩行淚水。
  “太美了!”將軍心裏贊歎著。
  他把手放在這個黑髮姑娘赤裸的沾滿精液的陰部撫摸著,這個女人的身體立 刻像觸電一樣劇烈哆嗦起來。她經過修剪的陰部淩亂地沾滿了黏乎乎的液體,將 軍順著她細膩豐滿的大腿摸著,一直摸到膝蓋,然後又轉向她渾圓高聳的屁股。
  將軍的手繼續在這個姑娘汗津津的身體上摸著,順著平坦的小腹摸到了兩個 軟綿綿地墜下來的肉團。他微微感到詫異,這個女人勻稱的乳房上的兩個乳頭竟 然拉長得那幺不相稱,將軍當然想不到這是魚線長時間虐待的結果。
  意識到阿坎正站在自己背後,將軍回頭問道:“她們被這幺吊了多久了?”
  “我想大概一、兩個小時吧,但也許對她倆來說是太久了些。我在教她們學 會服從命令,這裏的女人應該像軍隊裏的士兵一樣服從。您想要哪一個?金髮的 還是黑髮的?”
  將軍遲疑了一會,他潛意識裏覺得好像這裏面有些問題。但是那兩個女人看 起來是那幺悲慘無助,將軍感到自己已經抑制不住地興奮了起來。
  “這有什幺關係呢?”將軍心裏安慰著自己:“戰爭裏被敵人抓住的女人都 要遭到這樣的命運,這是和哪個民族無關的。”
  “我選那個金髮的女人,她很美麗,就像美國電視節目中的女人。對了,阿 坎,她很像‘美國鬥士’中的那個高大堅強的金髮娘們。”
  “是的,就像美國電視劇裏的女人一樣。我把繩子降低一些,這樣您就可以 幹這個娘們的屁眼了,這樣也許乾淨一些,您說呢?”阿坎用手指著芭芭拉糊滿 了精液的陰部說著。

波黑噩夢(六)
  總統擺擺手示意參加會議的將軍們和艦隊司令安靜下來。
  “我已經下了決心,我們必須對這種暴虐的行爲給予強烈的還擊,這是不容 爭辯的。我們國家的聲望和信譽正處于危機之中,我們不能允許那些卑鄙的戰爭 罪犯通過強姦這兩個女人來損害我國的聲譽。女人的捲入,使事件變得完全不同 了,我們不能再像男飛行員被俘那樣遲疑和觀望。我們必須採取行動,發射巡航 導彈攻擊在Vitez的波黑穆族軍營,我們知道那裏有一批穆族的志願者。”
  “但是,總統先生,那兩個女飛行員怎幺辦?我們的巡航導彈一樣可能把她 們也打死,何況我們還不能確定她倆就是在穆族的手中。我們沒有情報表明穆族 的志願者手裏有能夠擊落F-14的武器,他們是怎幺把我們的飛機打下來的? 我認爲我們應該收集更多的情報,來確定她們究竟在哪裏,在誰的控制中。”
  “我能理解你的苦惱,艦隊司令先生。我們先來看看那些照片,事實要求我 們必須採取行動來捍衛我國的聲譽。我們不能讓那些家夥如此對待爲美國服務的 婦女。如果我們不行動起來,媒體會把我們吃掉的,我們不能被看做是軟弱的或 優柔寡斷的。我們已經認出那錄像帶裏的一個男人來自伊朗,他是一個穆斯林, 這就足夠了。我已經授權中央情報局去調查那些雜種的背後,是誰在支持他們。 正如大家所知,叁角洲突擊隊已經在匈牙利待命了。一旦有情報表明需要救援行 動,我將立即命令他們出發。”
  “是的,總統先生。”
  “誰還有問題?……艦隊司令先生,那艘航空母艦的名字是……”
  “艾森豪威爾,先生。”
  “是的,艾森豪威爾號上的某人必須爲那兩個姑娘的被俘而負責。我要你去 那裏追查出一個責任人,把名字報上來,並盡快通過海軍官方正式對外公布。”
  “是,先生。”
  “好啦,先生們,現在我想一個人呆一會。”
  等所有人都離開了房間,總統小心地從桌子上拿起錄像帶放進了錄像機裏。 他轉了轉椅子,使自己背對著監視鏡頭,然後打開了電視。
  巨大的屏幕上出現了芭芭拉遭到強姦的畫面,這些畫面當然是沒有經過新聞 出版署的審查和剪輯的。
  總統聚精會神地看著那個家夥的陰莖插進了芭芭拉的肉穴裏,他粗大的肉棒 全部都插進了芭芭拉緊湊狹窄的陰道裏。總統的手不自覺地順著自己的身體滑下 來,隔著褲子按在了已經硬了起來的小弟弟上,他凝視著電視上出現的年輕的女 飛行員被侵犯的畫面。
  電視上播放著狂暴的強姦鏡頭,總統興奮的大腦飛速轉動起來,一個他記憶 深處的女人的形像逐漸清晰起來。他微笑著看著屏幕上的女人被野蠻地強姦和淩 辱,在他頭腦裏的兩個女人的形像逐漸合爲一體。
  當總統最期待的畫面即將出現時,他情不自禁地將身體向前探去,雙手握著 自己早已經挺立起來的肉棒隔著褲子擺弄起來。當那個有鬍子的家夥將自己醜陋 的肉棒貼近芭芭拉哭泣著的臉時,自由世界的領袖立刻更加努力地擺弄起自己的 小弟弟來,他知道什幺事情即將發生,而且他正期待著。
  他在想像著是自己正在進行著那種暴行,自己就是那個強暴著赤身裸體的女 飛行員的家夥。他感到自己的意識已經和那些家夥結合在了一起,在通過他們釋 放著自己壓抑在心底的沖動,現實中的女人總是無法令自己滿足。屏幕上的男人 在繼續著他的暴行,總統從那裏面好像看到了自己在完成自己的幻想,自己正在 向那母狗展示著自己的力量。
  當那屏幕上的家夥用他的肉棒拍打著芭芭拉的臉,將粘稠的精液射在了她的 臉上時,正在擺弄著自己的小弟弟並沈浸在幻想中的總統也忽然感到了一陣猛烈 的震顫,一股激流在他的褲子裏崩溢開來。
  阿坎的攝影師德米特裏此刻正隱藏在地下室的一個箱子裏,他渾身不停地流 著汗,甚至連視線都模糊起來。但他依然緊扛著攝像機,他的任務就是把將軍操 那美國女飛行員的場面拍攝下來,可德米特裏此刻的注意力卻更多地被那正受到 淩辱的美國女人赤裸的肉體吸引住了。
  她看起來比她那身材嬌小的同事遭受到更多的折磨和痛苦。德米特裏開始後 悔自己當初應該挑選這個健壯的金髮女人,但他立刻又回味起那黑髮姑娘嫩穴的 緊密和溫暖、自己雙手撫摸在那汗津津的苗條勻稱的肉體上的美妙感覺。他微笑 著回憶起那年輕的肉體在自己的姦淫下的戰栗和掙紮,她是那幺地脆弱和無助。
  德米特裏先將自己的回憶放在一邊,繼續認真地執行起自己的任務來。
  薇爾科麗此時正弓著赤裸的身體跪在地上,她的臉側著抵在粗糙的水泥地面 上。她的雙手還像剛才一樣被緊緊地反綁在背後,勒在她嘴裏的繩子像絞索一樣 繞過她雪白的脖子後栓在她背後的雙臂上。
  將軍的褲子已經脫到了膝蓋上,正跪在女飛行員朝兩邊大大地張開著的腿之 間,在她赤裸著的大屁股之間抽插著。他的雙手用力地按住薇爾科麗豐滿結實的 雙腿,奮力地將自己的肉棒深深地插進她的屁眼裏。
  女人的眼睛仍然被眼罩蒙著,但她臉上的表情還是看得十分清晰,它清楚地 表達著這個女人正經受著的巨大的痛苦和恥辱。這種真實而強烈的痛苦使德米特 裏感到震驚,他相信從來沒人能捕捉到如此震撼的性虐待的鏡頭。
  薇爾科麗健壯而豐滿的裸體在將軍的施暴下,被反複來回拖拉在冰冷堅硬的 水泥地面上,她碩大嬌嫩的乳房磨擦著粗糙的地面發出殘酷的聲音,受虐的女飛 行員臉上的表情對德米特裏來說是那幺妖冶誘惑。
  德米特裏很不情願地將鏡頭從薇爾科麗身上移開,對準了另一邊的正雞姦著 另一個美國女人的阿坎。那天在谷倉裏,德米特裏小心地避免把阿坎攝進輪姦薇 爾科麗的鏡頭之中。但現在不同了,他的任務是拍攝一段阿坎和米洛塞迪奇將軍 並肩強暴美國女人的影片。
  留著小鬍子的家夥正渾身出汗地趴在那黑髮姑娘赤裸的身體上,他身下的芭 芭拉臉朝上平躺著,手腳被捆綁著張開。德米特裏將鏡頭對準了芭芭拉苗條的身 體上,在襲擊者的姦淫中不停跳動著的勻稱飽滿的胸膛。他發現這個女人的臉上 的眼罩已經被摘掉,她沒有看正強姦著她的阿坎,卻扭過頭一直注視著另一邊受 苦的薇爾科麗。
  “就這樣,將軍!操這母狗的屁股!這是幹一個女人的最好方式,她的痛苦 就意味著你的快樂。”
  將軍沒說話,他對自己操著一個別人提供的女人,而同時旁邊還有另一個人 也在做著同樣的事而感到有些不舒服。不過強姦這個金髮女人帶來的興奮極大地 抵消了這種不快,阿坎爲他打開了一扇快樂之門。所以,將軍沒有說話,而是將 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自己正努力耕耘著的這個緊密窄小的小肉洞上。
  當將軍將自己的肉棒深深地插進這個女人的緊密的肛門中時,那種難以形容 的快感使他覺得自己的陰莖似乎變得更粗、更大了。他雙手緊緊按住這個女人結 實而富有彈性的大屁股,看著自己的肉棒在她緊密渾圓的屁眼裏進出著,將軍爲 自己能如此折磨奴役一個這樣看來強壯而美麗的女人感到陶醉。她看起來是那幺 健壯有力的身體此刻赤裸著、無比屈辱地跪伏在地上,修長的雙腿左右分開著, 裸露出遭到無數次姦淫的兩個小肉穴。
  盡管薇爾科麗聽不懂將軍和阿坎說的話,但她能聽出這語言背後的那種惡毒 的愉悅。在遭受了無數不知身份者的輪姦和蹂躏後,薇爾科麗感到自己已經處在 了瘋狂和崩潰的邊緣。她的頭無力地垂在冰涼的地面上,豐滿的屁股淫穢地高高 撅著,將自己悲哀的肛門提供給強姦者。
  薇爾科麗渾身抽搐著,妖豔的肉體在繩索的捆綁下徒勞地掙紮著,嘴裏發出 痛苦的呻吟和淒慘的哀求:“求求你,不要了……放開我吧、啊……”
  薇爾科麗赤裸的身體在捆綁下虛弱地扭動著,她的手臂還是被牢牢地綁在了 背後。此刻薇爾科麗感到自己是那幺弱小和可憐,自己健壯的身體在繩索捆綁下 無助地發抖,絕望地等待著任何人來施暴。無論薇爾科麗怎樣哀求或哭叫,沒有 一個人對這個女飛行員有一絲憐憫,她已經徹底喪失了驕傲和自尊。
  現在薇爾科麗只能隨著不斷有粗大的肉棒插進身體,而感受著那種熟悉的火 辣辣的痛苦。她感到自己可能要永遠陷入這種可怕而屈辱的痛苦中,沒有人能拯 救她,她已經徹底淪落成了一具只供恐怖分子們蹂躏姦淫的肉體。
  這種痛苦和恐懼完全征服了薇爾科麗,她不再反抗了,任憑自己在對手的姦 淫下扭動哭泣,完全將自己的身體交給了施暴者。薇爾科麗只感到自己緊密的肉 穴被野蠻地撐開,粗大的肉棒不斷地抽插使她感到火燒般的痛苦,這種痛苦逐漸 蔓延到全身,好像她的身體都要被撕裂成兩半一樣。但薇爾科麗沒有掙紮或者抵 抗,她只是大聲地哭叫著,她已經完全接受了這種屈辱而被動的地位,頭腦裏只 剩下一片空白。盡管薇爾科麗嘴裏還在不斷發出悲慘地哀求,但現在連她自己都 已經意識不到在說些什幺了。
  阿坎此刻看著將軍的表情就好像一個罪惡的教授在指導著自己的學生做第一 次的實驗一樣,這是一個能帶給年輕人無比快樂的肛交實驗。他相信將軍永遠也 想不到此刻被他操著的女人頭腦裏的想法,每當阿坎想到自己拍攝了一盤將軍強 姦一個美國女飛行員的影片,就情不自禁地微笑起來。
  此時阿坎也正在一個漂亮的美國女飛行員的屁股裏姦淫抽插著,他費力地騎 在芭芭拉身上,用盡全力地將自己的肉棒插進這個女人緊密的肛門裏。當他感到 自己的肉棒被火熱緊湊的肉洞吞沒、看到一個雪白豐滿的肉體在自己身下蠕動, 阿坎感到自己如此地強大。阿坎感到這女人的肉穴在不斷收縮著,富有彈性的肉 壁緊緊地包裹擠壓著自己的肉棒。他盯著芭芭拉年輕漂亮的臉,欣賞著她痛苦的 呻吟和嗚咽。他幾乎是瘋狂地抽插著,不僅要佔有這年輕苗條的身體,還要徹底 佔有她的靈魂。
  在阿坎身下,芭芭拉隨著他在她屁股間的每一下戳擊微弱地呻吟著。長時間 被捆綁起來吊著,使芭芭拉已經精疲力盡了。雖然現在她的綁繩已經被解開,可 芭芭拉已經完全沒有力氣反抗了。阿坎沈重的身軀壓在她身上,芭芭拉只能勉強 用酸軟的四肢支撐著,跪伏在地上接受著這個邪惡殘忍的家夥施加于自己身上的 痛苦和屈辱。
  這種痛苦比起芭芭拉遭受穆族志願者的輪姦,還要可怕十倍。當阿坎粗大的 肉棒戳進芭芭拉的肛門時,她覺得自己像是一棵被連根掘起的小樹,那種火辣彌 的疼痛使芭芭拉的臀部已經僵硬抽搐起來。
  芭芭拉此刻真想放聲大哭,哀求阿坎饒過自己。她看到薇爾科麗和自己一樣 赤身裸體地跪伏在一邊,嘶啞著聲音哭泣哀號著。看到薇爾科麗如此地悲慘,徹 底屈服于淫亵的暴力之下,被那個灰白頭髮的家夥殘忍地姦淫著,芭芭拉感到心 裏一陣刺痛。
  從薇爾科麗的眼神和表情中可以看出,她已經完全崩潰了,只是斷斷續續地 哭叫哀求著。芭芭拉試著喊著薇爾科麗的名字,可是她沒有回答。芭芭拉相信薇 爾科麗的意識此時已經完全混亂了。
  芭芭拉側過臉看著自己的同伴,薇爾科麗那迷人的陰戶已經變成了一個沒有 合攏的、紅腫難堪的肉洞,從裏面依然不斷流淌出以前那些強姦者留下的渾濁的 液體。那個騎在女飛行員身上的家夥粗大的肉棒殘忍地撐開她肛門周圍緊湊的括 約肌,令芭芭拉震驚地野蠻進出著薇爾科麗受虐的肉穴。
  她看到薇爾科麗健壯的裸體上流滿了汗水,屈服地跪伏在地上悲啼哀求著。 芭芭拉幾乎不敢相信能從薇爾科麗的嘴裏說出這樣的字眼!
  “求、求你!……不要再這幺折磨我了……你要我做什幺都可以!我會聽話 的!……啊、哦!不!不要……求求你……”
  將軍聽不懂悲慘的女飛行員屈辱的哀求,問阿坎:“這母狗說什幺?”
  阿坎微笑著回答:“她說她喜歡這樣。這母狗喜歡這樣!”
  芭芭拉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看到自己的偶像此刻受到野蠻而殘酷的虐 待和姦淫,芭芭拉感到自己的痛苦已經不算什幺了。顯然,如果自己不大意地說 出了薇爾科麗的行蹤,阿坎他們是抓不到她的。比起這些抓住了自己和薇爾科麗 的家夥,薇爾科麗要聰明得多。芭芭拉現在感到格外地痛苦,因爲自己出賣了薇 爾科麗的緣故。
  阿坎的戳插越來越沈重,令芭芭拉全身都隨著顫抖起來。她試著腰腹用力, 來反抗阿坎殘暴的姦淫。但遭到了長時間拷打和輪姦的女飛行員此刻已經無力對 抗了,她徹底被強姦者打垮了,只能無助地任憑敵人在自己身上發洩著。阿坎的 姦淫使芭芭拉感到渾身癱軟,連呼吸都要隨著肉棒戳插的節奏進行。
  漸漸地,芭芭拉已經連思考的力量都沒有了。她的臉上流滿了眼淚、鼻涕和 口水,意識裏只剩下了痛苦,渾身徹底癱軟了,任憑阿坎在她的屁眼裏野蠻地姦 淫發洩著。芭芭拉開始害怕這種痛苦將要永遠持續下去。
  終于,芭芭拉感到那不斷撕裂著自己身體的肉棒停了下來,一股熱乎乎的液 體射進了自己的直腸裏。阿坎從芭芭拉豐滿的屁股間抽出了自己的肉棒,將女飛 行員軟綿綿的身體丟在了地上。
  芭芭拉艱難地在地上蠕動著,爬到了還在被將軍姦淫著的薇爾科麗身邊。她 看到將軍抓著薇爾科麗豐滿肥大的屁股狂暴地抽插了幾下,然後抽了出來,將已 經徹底被征服了的女人丟在了冰冷的水泥地面上。
  薇爾科麗修長豐滿的身體上布滿被施虐的痕迹,雙臂被反綁在背後,臉朝下 躺在地上。她的臉朝著另一側,赤裸的身體依然微微抽搐著,斷斷續續地呻吟抽 泣著。芭芭拉看到薇爾科麗豐滿肥厚的屁股上布滿了淡淡的鞭痕和手指印,兩個 肉丘之間的小肉洞紅腫張開著,從裏面流淌出白色的精液。
  芭芭拉在薇爾科麗的耳邊小聲說著:“薇爾科麗,薇爾科麗!我知道,你會 好起來的。我們會離開這裏的……”
      ※    ※    ※    ※    ※
  雖然那個家夥已經停止了雞姦,但薇爾科麗已經不知道自己被輪姦了多久。 她的雙臂還被緊緊地捆綁在背後,渾身酸痛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薇爾科麗現在 已經能夠看到四周的樣子了,因爲眼罩已經被摘下。自從被敵人捆綁著吊起來, 嘴裏被勒進繩索以來,薇爾科麗現在還是第一次能自由地呼吸。
  她現在看不到芭芭拉,只看見阿坎和那個灰白頭髮的家夥坐在離自己不遠的 椅子上,一邊喝著酒一邊談笑著。一股食物的香味飄進薇爾科麗的鼻子裏,使薇 爾科麗立刻感到一種強烈的饑餓感,她已經記不起自己上次吃東西是在什幺時候 了。
  薇爾科麗半睜著眼睛看著阿坎他們,她害怕一旦這些家夥發現自己醒來,就 又會來折磨拷打自己。但薇爾科麗輕微的舉動還是引起了阿坎的注意,他手裏拿 起一片臘腸走到她躺著的地方。
  阿坎將臘腸丟在地上,然後說到:“啊,薇爾科麗,偉大的美國女英雄醒過 來了!好啊,準備好了下一個節目了嗎?賤貨!”
  聽到阿坎的話,將軍立刻轉過頭來。雖然他聽不懂英語,但將軍還是聽清了 幾個單詞的發音。
  “薇爾科麗?美國??”將軍驚訝地問:“你這是什幺意思?!”
  “我的將軍,這就是現在全世界都在尋找的那兩個美國婊子,你明白嗎?對 愚蠢的美國人來說,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他們還以爲她們在穆族手裏!別緊 張,沒人知道這些,這是我們的秘密!薇爾科麗?這是這個婊子對自己的稱呼。 她把自己稱做那個德國神話裏的、把墮落的勇士送入天堂的女神。我的將軍,自 從這賤貨到了這裏,她已經把很多塞族的勇士‘送進’了天堂!”
  阿坎越說越快。“畢竟美國人對我們塞族犯下了罪行,所以怎幺收拾這些美 國海軍的娘們都不爲過,這是我給您的禮物。她是美國海軍軍官,中尉。當然, 其他人不會知道的。您一定以爲我發瘋了吧?不要急,她們會從這裏消失的。然 後這些東西就祇有你我知道了,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來吧,讓我給您表演一 下,這兩個婊子能幹些什幺!”
  酒精和色欲使原本就仇恨美國的米洛塞迪奇將軍的頭腦裏混亂起來,他開始 覺得阿坎的解釋很有道理。但將軍還是感到有些心煩意亂。
  “我已經強姦了一個美國海軍軍官?!”這種想法令將軍感到陶醉。“我已 經幹了一個自以爲萬能的美國婊子,而且是從這個海軍軍官的屁眼裏幹了這個賤 貨!”這種念頭飛快地閃過將軍的腦子,使他不禁要笑了起來,他開始相信阿坎 的話,這真是天大的諷刺!
  當將軍正胡思亂想著的時候,阿坎已經開始向四周打量起來。當他忽然發現 薇爾科麗正用一種饑餓的眼神看著地上的臘腸時,阿坎立刻有了主意!
  在將軍的幫助下,阿坎先將薇爾科麗弄到了椅子上。他在女飛行員的脖子上 寬鬆地捆上了一道繩索,然後將這好像絞索一樣的繩索另一頭繫在了椅子背後, 迫使赤裸身體的女飛行員臉向上仰著,全身的重量落在了依然被反綁在背後的雙 臂上。
  阿坎將一根已經吃了叁分之一的臘腸的一頭插進了薇爾科麗的陰道裏,然後 趕緊和將軍一起,將芭芭拉擡到薇爾科麗的雙腿上。他們將芭芭拉的陰戶和薇爾 科麗的緊緊靠在一起,將臘腸的另一頭插進芭芭拉的陰道裏,然後將兩個女飛行 員的雙腿分別緊緊捆在了一起。
  接著阿坎在芭芭拉的脖子上也捆上一條繩索,繫在了椅子上。這樣兩個赤身 裸體的女飛行員就被臉貼臉地捆在了一起,一根油膩膩、細長的臘腸插在了兩個 女人的肉穴裏,兩人的重量全靠薇爾科麗被綁在背後的雙臂來支撐。
  將軍用欣賞的目光看著阿坎熟練地用魚線分別將兩個女飛行員豐滿赤裸的乳 房上的乳頭繫上,然後阿坎將捆住了薇爾科麗的乳頭的魚線交給了將軍,向他示 意通過拉扯魚線來操縱兩個女飛行員用插進她倆肉穴的臘腸來互相姦淫!
  阿坎拉扯著手裏的魚線,使芭芭拉立刻又感到了那種熟悉的劇痛。她的陰部 緊貼著薇爾科麗同樣嬌嫩敏感的部位,輕輕蹭了起來。
  在敵人面前被迫做著這樣的表演,使芭芭拉感到十分地羞恥。那根插進陰道 的臘腸使芭芭拉感到很不舒服,但在經過了無數次姦淫之後,被撐大了肉穴接受 一根臘腸的粗細倒並不覺得痛苦。芭芭拉順從地挪動著自己的屁股,讓臘腸磨擦 著自己肉穴,與薇爾科麗的陰部離開一些距離後在擠過去,自己的肉穴碰到薇爾 科麗陰戶使芭芭拉感到一種觸電一樣的異樣感覺!
  薇爾科麗又是憤怒又是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同伴,她倔強地一動不動,直到將 軍拉扯著魚線,使薇爾科麗被勒得淫穢地腫大起來的乳頭一陣劇痛!薇爾科麗輕 輕呻吟了一聲,勉強向前挪動了一下臀部,立刻感到自己的肉穴碰到了芭芭拉發 熱的肉芽上!將軍反複拉扯著魚線,薇爾科麗只好學著芭芭拉的樣子,羞辱地扭 動起屁股來。
  現在兩個女人已經開始按照阿坎的節奏,扭動搖擺著豐滿赤裸的身體,互相 貼在一起再分開,一根臘腸在兩個女飛行員的肉穴裏反複進出著。
  芭芭拉盯著薇爾科麗的臉,從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巨大的羞恥和痛苦。芭芭 拉努力地夾緊自己陰道裏的臘腸,來回運動著抽插著薇爾科麗的肉穴。她感到自 己的臉上開始發燙,明顯地反應出自己的興奮。
  薇爾科麗用一種厭惡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同伴,她簡直難以相信芭芭拉竟然如 此墮落和屈服,就像一只不要臉的小母狗一樣!薇爾科麗只要一慢下來,立刻乳 頭就感到一陣劇痛,這使她不得不接受這惡心的臘腸的姦淫。漸漸地,薇爾科麗 也開始感到一種難以啓齒的滋味,尤其當芭芭拉火熱的陰部磨擦到自己敏感的肉 芽時。這是自從被俘以來,薇爾科麗第一次感到了沒有痛苦的性行爲。她試著放 鬆自己,但乳頭上的痛苦和對同性戀的厭惡使薇爾科麗無法放鬆下來。
  當這根臘腸像假陽具一樣被兩個女飛行員用來互相使用時,薇爾科麗逐漸難 以遏制自己的那種丟臉的感受。這種羞恥的行爲已經足以使兩個女人的肉穴變得 濕了起來,逐漸從兩個女飛行員的身下傳出一種令人羞恥的、臘腸與濕淋淋的肉 穴磨擦發出的‘噗叽’聲!當最初從芭芭拉的肉穴裏發出這種聲音時,薇爾科麗 感到一陣的厭惡,但很快令她自己的身下也發出這種令她無比羞恥的聲音!
  阿坎則感到十分有趣,他把手伸進薇爾科麗已經變得又熱又濕的小穴,然後 說到:“啊,你已經變得這幺熱!你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騷貨,一個肮髒、變態的 騷貨,和你這個騷貨同伴一樣!”
  薇爾科麗感到更加羞恥,但她已經沒法逃避這種事實。她被反綁在背後的雙 臂用力支撐住自己的身體,然後盡量向後仰,使自己和芭芭拉之間留出更大的距 離,然後再將自己的屁股推過來,更用力地磨擦著自己陰道裏的臘腸和芭芭拉的 陰部。
  但薇爾科麗發現芭芭拉的戳插更加猛烈,不停地夾緊她陰道裏的臘腸來抽插 自己的肉穴,幾乎把整根臘腸都插進了自己的小穴!
  薇爾科麗已經開始喘起了粗氣,兩個女人汗水淋漓的身體緊貼在一起,豐滿 的乳房互相磨擦著,動作都逐漸瘋狂起來。
  忽然,芭芭拉大聲尖叫起來:“薇爾科麗……我、我要……那裏……薇爾科 麗、薇爾科麗!!”
  這時,阿坎突然抓住了瘋狂扭動著的芭芭拉,將她從薇爾科麗身上拉開,那 根臘腸也立刻從芭芭拉的陰道裏滑落出來。
  薇爾科麗猛地感到一陣失落,她嘴裏發出無助地嗚咽,身體立刻僵直起來。
  與此同時,薇爾科麗聽見了阿坎惡毒的咒罵:“不、騷貨!現在還沒到讓你 們享受的時候!現在到了你們繼續工作的時候了,婊子!”

波黑噩夢(七)
  阿坎將還在發出苦悶的呻吟的薇爾科麗從椅子上拖下來,和芭芭拉並排跪在 一起。薇爾科麗看到未能達到高潮的芭芭拉的那潮紅的臉。
  阿坎將那根臘腸從薇爾科麗的小穴裏抽了出來,這東西被兩個女人夾著來回 抽動,幾乎令她倆達到高潮。
  薇爾科麗看到阿坎提著那根臘腸在她面前晃著,那臘腸已經被她和芭芭拉肉 穴裏分泌出的黏液浸透了,顯示出一種紅中泛白的顔色。薇爾科麗甚至能聞到那 臘腸發出的,肉香和她倆的淫水混合在一起的氣味。
  阿坎奸笑著對可憐的女飛行員說:“現在我將遵照日內瓦公約,給囚犯些吃 的東西,不是嗎?別說我什幺也不給你,現在我把這根臘腸給你,好好品嚐一下 吧,婊子!”
  阿坎將手裏的臘腸換了個方向,將剛才插進芭芭拉小穴裏的一頭朝向了薇爾 科麗。薇爾科麗盯著那沾滿了芭芭拉的淫水的臘腸,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
  “吃了它,婊子!否則我就把你再吊起來!一直吊著!!”
  薇爾科麗只好向前俯身,慢慢地張開嘴,咬住了阿坎手裏那根還熱乎乎的、 浸透著淫水的臘腸。她痛苦地閉上眼睛,用力咬下一小截臘腸,咀嚼起來。薇爾 科麗嚐到了一股令她難以抗拒的肉味和香料味,她實在太饑餓了。但同時她也嚐 到了一種奇怪的、略微發甜的味道,薇爾科麗知道,那是芭芭拉的味道。這種滋 味充滿了薇爾科麗的嘴巴,她不禁渾身發抖起來。她在吃著另一個女人的淫水! 這種感覺令薇爾科麗感到十分的惡心,她竭力克制著,幾乎是流著眼淚吞咽下了 這一小截臘腸。
  阿坎接著將浸透著薇爾科麗的淫水的一頭送到了芭芭拉嘴邊。芭芭拉幾乎沒 有遲疑就張開嘴,用她雪白整齊的牙齒咬下了一截,慢慢地咀嚼著,品嚐著臘腸 和薇爾科麗的淫水的味道。
  當芭芭拉吃下了這一截後,阿坎將臘腸又送回薇爾科麗嘴邊,這次是沾滿了 她自己的淫水的一頭。阿坎興致勃勃地看著被捆綁的女人滿臉羞辱地咀嚼著那沾 滿了丟臉的黏液的臘腸。
  薇爾科麗只要一想起那臘腸曾經被她倆用來做過什幺,就覺得十分的惡心和 恥辱。
  他交替地將浸透著兩個女人的汁液的臘腸餵給薇爾科麗和芭芭拉,直到那根 臘腸被完全吃光。阿坎對兩個女飛行員說:“現在可以給你們些喝的東西了。但 你們必須首先爲你們的雞尾酒付出些勞動,賤貨!”
  阿坎得意地讓將軍先看著,然後解開自己的褲子,掏出了他黑乎乎的肉棒。 兩個光著身子的女飛行員現在被反綁著雙臂,並排跪在長椅前,她倆的臉正對著 兩個男人的胯下。
  阿坎用手拉住栓在自己面前的芭芭拉的兩個乳頭上的魚線,對將軍說:“用 這個來操縱她!只要你拉一拉這個婊子的乳頭,她就什幺都會爲你做的!”
  作爲示範,阿坎拽了一下手裏的魚線。芭芭拉立刻發出一陣呻吟,身體向前 弓著,試圖避免自己漂亮的乳房遭受到更多的懲罰。阿坎反複地拉扯著手裏的魚 線,芭芭拉的反應是不停地呻吟著,在阿坎腳下蠕動著自己赤裸的身體。
  阿坎將自己的陰莖送到芭芭拉嘴邊,用英語命令年輕的女人來吮吸它。
  不用阿坎再通過魚線來命令,芭芭拉立刻張大嘴巴,將阿坎醜陋的肉棒吞了 進去。她順從地用自己溫暖柔軟的舌頭舔著阿坎的肉棒,嘴裏發出含糊的嗚咽。 那肉棒上還殘留著芭芭拉肛門裏的汙穢和阿坎的精液,芭芭拉吮在嘴裏感到一陣 苦澀。
  突然從胸膛上傳來一陣疼痛,芭芭拉立刻加快了吮吸,直到將那上面那些肮 髒的東西全舔下來,阿坎的肉棒又沾滿了芭芭拉亮晶晶的唾液,昂然挺立起來。
  阿坎突然抓住了芭芭拉的頭髮,使她的頭無法轉動,然後猛地將膨脹起來的 肉棒深深地插進了她的嘴裏,狂暴地抽插起來!
  年輕的女飛行員還沒來得及做出準備,就覺得一根粗大的東西直接捅進了喉 嚨!芭芭拉立刻被憋得滿臉通紅,她的嘴巴和喉嚨都被阿坎巨大的肉棒填滿了, 已經無法呼吸。芭芭拉試圖掙紮出來,可阿坎的雙手死死按住她的頭,使芭芭拉 無法反抗。
  阿坎用自己的肉棒死死堵住芭芭拉的嘴,靜靜地看著受虐的女飛行員,直到 他發現芭芭拉已經開始翻起了白眼才慢慢地抽回肉棒,給芭芭拉留出一點呼吸的 空間。
  阿坎獰笑著,看著眼前的女飛行員,她嘴裏還含著自己的肉棒,貪婪地呼吸 著。過了幾秒種,阿坎又狠狠地將粗大的肉棒全部插進了芭芭拉嘴裏,直抵到她 的喉嚨深處。
  就這樣,只有當悲慘的女飛行員被阿坎粗大的陽具折磨得幾乎要窒息時,他 才好像施捨一樣地將肉棒從芭芭拉嘴裏抽出一點,給她一點呼吸的時間。阿坎就 這樣一直玩弄著芭芭拉,這種殘忍的玩弄對芭芭拉來說就像一種不堪忍受的酷刑 一樣。
  將軍看著阿坎對芭芭拉施暴,過了幾分鍾轉過臉來,看著驚恐萬分地跪在自 己面前的薇爾科麗。他用手拉住勒在薇爾科麗的兩個巨大、並已經腫了起來的乳 頭上的魚線,使勁地向上提著,好像要通過這根栓在薇爾科麗碩大的乳房上的魚 線將跪在地上的女飛行員拉起來似的。
  不堪劇痛的女飛行員立刻大聲地呻吟起來,身體顫抖著向後弓著。將軍更加 用力地拉扯著,殘忍地笑著,欣賞著面前的薇爾科麗痛苦萬狀的表情。
  將軍用塞族語言對阿坎說:“阿坎,你用英語告訴這個美國婊子,舔我的皮 靴!”
  阿坎笑了起來:“傑出的將軍,看來你還有虐待狂的傾向。”
  隨後,他用英語對薇爾科麗說:“薇爾科麗!舔他的靴子,你這個婊子!”
  正被胸前傳來的劇痛折磨著的薇爾科麗聽見阿坎的命令,幾乎要驚呆了。但 她此刻已經絲毫不敢違抗這些人的意願,當將軍一鬆開手裏的‘鎖鏈’,薇爾科 麗立刻屈服地向前彎下腰,撅起雪白的大屁股,像狗一樣趴伏將軍腳下。
  將軍的皮靴十分光亮,薇爾科麗甚至幾乎能夠從靴子表面看到反射出的、自 己難堪的樣子。她閉上眼睛,慢慢伸出舌頭在皮靴表面舔了起來。舔在皮靴的上 面,薇爾科麗能夠感到一種令她作嘔的苦澀,她一邊舔著,唾液濡濕了閃亮的皮 靴,一邊憎恨起自己的屈服來。
  將軍看到自己的靴子上已經沾滿了薇爾科麗流出的唾液,于是又換上另一只 腳上的靴子。
  于是,狼狽不堪的女飛行員又不得不接受另一次的羞辱。當薇爾科麗快要將 將軍另一只腳上的皮靴舔完時,將軍忽然用力地提起手裏的魚線!
  隨著一陣錐心的疼痛,薇爾科麗立刻尖叫起來。她掙紮著想站起來,但還栓 在脖子上的繩索制止了她。
  將軍學著阿坎的樣子,揪著薇爾科麗頭上淩亂的金髮,將自己還沒有硬起來 的陰莖湊到了她嘴邊。
  聞到將軍那醜陋的東西上發出的那種難聞的氣味,想到這東西剛剛還插進了 自己的屁眼裏,薇爾科麗不禁感到萬分的憤怒和惡心。薇爾科麗沒有反抗,她任 憑將軍將他的肉棒伸進了自己張開的嘴裏。
  薇爾科麗能感到一根熱乎乎的東西在慢慢戳進喉嚨裏,恐懼和忿怒令她渾身 哆嗦起來。薇爾科麗的意識深處在告訴她:狠狠地咬斷它!做爲他們姦汙淩辱自 己的代價!但是薇爾科麗沒有勇氣這幺做,阿坎他們殘酷的淩辱已經徹底使她崩 潰屈服了。
  嘴裏被塞進一根逐漸膨脹起來的陰莖,薇爾科麗感到無比驚慌,她已經不知 所措了。
  將軍揪著薇爾科麗的頭髮,開始來回地拉動著她的頭,使他的肉棒進出在薇 爾科麗的嘴裏。薇爾科麗的頭被拽著,幾乎貼在將軍散發著難聞氣味的陰毛上, 她嘴裏那根粗大的東西不斷磨擦著她的舌頭,打擊著她的喉嚨,使薇爾科麗幾乎 無法呼吸。
  將軍一邊強暴著薇爾科麗,一邊喊叫著:“使勁吸,婊子!賣力些!!你現 在知道真正的男人是什幺樣了吧?塞爾維亞男人!……現在我是勝利者,你什 幺也不是!你這個肮髒的美國婊子!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薇爾科麗聽不懂將軍狂暴的喊叫,她現在全部的意識裏只有那填滿了她嘴巴 和喉嚨的肉棒。薇爾科麗努力地用舌頭吮吸著,盡量取悅這個粗暴的男人來加快 他的高潮,也使自己能盡快從這可怕而屈辱的強暴中解脫出來。
  將軍揪著女飛行員的頭髮,用力地在她嘴裏戳插著,好像剛才姦淫著她的屁 眼時一樣在薇爾科麗的喉嚨裏抽插著,他的腰部重重地撞擊著這個女人的臉和嘴 唇。薇爾科麗健壯的身體被捆綁著跪在地上,頭髮被揪在將軍的手裏,豐滿性感 的裸體已經被汗水浸透了,濕答答的唾液也順著嘴角不停流淌到雪白的脖子和豐 滿的胸膛上。
  隨著那粗大的東西不斷像活塞一樣戳擊著薇爾科麗的嘴,她的意識裏已經逐 漸變成了一片空白。忽然,薇爾科麗感到那可怕的姦淫停止下來,將軍用手握著 從她嘴裏抽出的陰莖,抵在她流滿了唾液的下巴上。
  緊接著,一股、又一股熱乎乎、粘稠的白色液體噴到了薇爾科麗的臉上!這 些帶著一股腥味的液體立刻糊滿了薇爾科麗的下巴和臉頰,噴進了她正喘著氣的 嘴裏,甚至噴射進了薇爾科麗的眼睛裏!
  現在薇爾科麗的臉幾乎全糊滿了白濁、粘稠的精液,她感到一陣陣的灼熱。 薇爾科麗驚恐地擡起頭,看到了將軍充滿仇恨的眼神,和正對著自己的那根難看 的肉棒。
  毫無任何征兆,薇爾科麗又感到一股比剛才更猛烈的激流噴射在自己臉上! 一種熱乎乎的、散發著刺激的氣味的液體澆在了薇爾科麗的臉上,沖掉了剛剛噴 了她滿臉的精液。這是他的尿液!他在對著她的臉撒尿!!
  將軍大笑著,把尿淋在了薇爾科麗的臉上。臊臭的尿液沖掉了薇爾科麗臉上 的精液,和精液混合在一起流滿了她的臉上、胸膛上和全身。
  薇爾科麗已經完全驚呆了,她只能無助地跪伏在將軍腳下,被將軍揪著她的 頭髮,對著她的臉撒尿。薇爾科麗覺得自己被徹底、完全地淩辱了,她甚至被當 作了公共廁所!那個男人的精液填滿了自己的肛門,現在又用精液和尿液糊滿了 自己的臉和全身!薇爾科麗想到了死。
  在旁邊,阿坎還在粗暴地姦淫著芭芭拉。他將肉棒深深地戳進了芭芭拉的嘴 裏,然後再慢慢抽出來,再戳進去!他同時還用手裏的魚線拷打著年輕的女飛行 員美麗的乳房,芭芭拉的兩個嬌小的乳頭已經充血腫漲得有原來兩倍大。
  阿坎看到將軍將精液噴了薇爾科麗滿臉時,他的動作逐漸慢了下來。當阿坎 看到將軍對著驕傲的女飛行員的臉撒尿時,他感到再也克制不住了。阿坎猛地將 陰莖戳向芭芭拉喉嚨深處,然後迅速抽出來。一股粘稠的精液立刻噴射在芭芭拉 的臉上,糊滿了她的嘴巴、鼻子和下巴,使芭芭拉幾乎要窒息了。

香港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