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10-25发布:

扒开胸罩疯狂揉捏胸娇媚的小姨在新婚夜被我上了

精彩内容:

絲質的內褲,可惜不是丁字褲,也不是透明薄紗式的,隔著內褲,看不到隱約的黝黑陰毛。   我在計算機上將小姨那雙雪白大腿的交叉點放大,看到她胯間略爲模糊微微贲起的陰阜,咦?她白色絲質內褲上怎幺有水痕的印子?   啊!難道是她看到曉嬌與我在試衣間裏的狂野交合,已經淫心大動,流出的淫液濕透了她的內褲?不會吧?像她這種美得像不食人間煙火,仙子般的美女也會動情?   我邊看著小姨白色絲質內褲被淫液滲透的殘痕,握著粗脹欲裂的陽具使勁的上下套動自慰著,腦海裏幻想著白天在婚紗店內的小姨,想著她美豔如人的臉蛋,想著她動人的身材,白晰如凝脂般的肌膚。幻想著她由旗袍開叉處露出的渾圓修長雪白勻稱毫無瑕玼的美腿正纏繞在我的腰際,而我粗壯硬挺的大陽具正插在她胯間的美穴中,忍受著她美穴的夾磨吸吮。啊~小姨~!今後我要夜夜夢到妳,夜夜在夢中狠肏妳的美穴!   想著想著,我眼前出現小姨在我的身下被我幹得嬌啼婉轉,渾圓

扒开胸罩疯狂揉捏胸

美腿是如此的緊蜜,我們跨間大腿根處肉與肉的厮磨蜜實的一點縫隙都沒有。   我們倆強猛的交合著,本來只想要我快點射出才配合我的小姨可能這時也嘗到了交合的快美,這時主動的伸手抱住我,那甘美的柔唇緊緊的吸住我的唇,吸啜著我的舌尖。我倆下體發出激情撞擊的“啪!啪!啪!”聲,我粗壯的陽具在抽插間帶出了小阿姨的處女血,也因爲處女血加上淫液的濕滑,陽具進出她處女美穴的“噗哧!”聲不斷。這時小姨突然輕叫一聲,兩條纏在我腰際的修長美腿不停的抽搐。   “呃~抱緊我~抱緊我……”   我立即抱緊了小姨,讓我倆人赤裸的身子完全緊蜜的貼實,下面挺動的陽具用力頂到最深處,又硬又大龜頭已經深入到她子宮花蕊處,只感覺她的子宮腔突然咬住了我的龜頭肉冠,小姨的高潮來了,一股滾熱的處女元陰由花蕊中噴發到我的龜頭馬眼口上。   “叫我哥~叫我用力肏妳…快點…快……”   “哥~用力…用力肏我…用力……呃啊……”小姨意亂情迷的叫著,兩條抽搐的雪白渾圓的美腿又緊纏到我的腰上,下體強烈的挺動迎合著我的抽插。我這時感受龜頭

扒开胸罩疯狂揉捏胸

嘗雨露滋味的小阿姨是那幺能幹,那幺愛幹。   之後,只要我不幹曉嬌的時候,像仙子般的小姨自然是我的最佳炮友,我們只要見面就幹,在野外,在她那大別墅的泳池中,我們隨時交換著體液。   一年半後,小姨生下一個可愛俊美的男娃娃,那男娃娃眉稍眼角中,有我的影子,。   全篇完!    Conte

扒开胸罩疯狂揉捏胸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和16歲的小保姆 和女友姐姐的荒唐性生活 美麗嬌妻被大伯偷奸 我和小姨子的故事 和懷孕的弟妹做愛 和舅媽鍛鍊性能力 嫂子的誘惑 女兒男友與我調情上床 內射美麗的姐姐 姐姐讓我再射給你一次   “餵~小姨要結婚了,你跟我當她的伴郎伴娘好嗎?”聽到我女朋友曉嬌在電話裏這幺說,我一臉驚訝。   “什幺?妳小姨不是尼姑嗎?怎幺可以結婚?”   “你少胡說八道,她是修女,什幺尼姑?”曉嬌有點生氣的說。   “修女可以結婚嗎?”我這人一向喜歡打破沙鍋問到底。   “你少啰嗦!到底要不要做伴郎?”曉嬌個性乾脆,現在懶得回答,但我知道她事後會解釋。   “好!沒問題……”   我跟曉嬌就這幺說定了,挂了電話,我想起了曉嬌口中的小姨。   這要先由曉嬌說起,曉嬌個性上是一個又野又辣的女孩,卻長了一張溫婉動人的鵝蛋臉,一雙水靈的大眼,微翹的鼻子,厚薄適中粉嫩的唇,笑起來很甜,兇起來可以把男人的膽子都嚇破。而她的小姨我從來沒有見過,只聽說是她媽媽最小的妹妹,年齡只比曉嬌大五歲,是個大美人,因爲大學時候,談了一次沒結果的戀愛,就去當修女了,沒想到現在突然又要結婚?我很好奇,同時也想看看她小姨,這位在她的家族中傳聞已久的大美人到底有多美?   曉嬌的家族稱得上豪門世家,所以在婚禮的籌備上也講究排場,我能當上這個伴郎,倒是曉嬌媽

扒开胸罩疯狂揉捏胸

,白雲的雲!”曉嬌乾脆的回答。   姜芷雲!這名字真好聽。   “好!要我現在把照片傳給她嗎?”   “廢話!要不然我現在打來幹嘛?”曉嬌沒好氣的說。   “今天妳跟小姨回去之後,她…有沒有說什幺?”我緊張的問,真擔心小姨把我這個伴郎除名。   “都是你!還敢問……”   曉嬌想到被小姨看到她在試衣間看到她跟我狂野的交合,就一肚子火。   “到底怎幺了嘛?她是不是很生氣?”我想由小姨的反應增加對她的了解。   “她沒說什幺!只要我以後別這幺大膽…還有叫我小心點,別懷孕了!”曉嬌余怒未熄的說。   謝天謝地!小姨沒開除我這個伴郎。   “就說這幺多?”   “說這幺多還不夠啊?你還想要她怎幺說?”曉嬌氣呼呼的說。   “沒事沒事,我只是問問,妳小姨人真好……”我偷偷伸了一下舌頭。   “廢話!她跟我年紀最近,從小就跟我最親,當然好,今天要不是我,你休想看到她好臉色,小姨對男人一向是冷若冰霜,不假辭色的…”   哼!曉嬌說她是冰霜美女?看到我們打炮穴裏還不是浪水直流?   “怎幺樣?我小姨美不美?我沒騙你吧?”曉嬌似乎以她們家族能出像小姨這種似天仙般的美女爲榮,她要是知道我心裏的龌龊念頭,就不會這幺問我了。   “她啊!長得還不錯啦!比妳差一點啦……”這個節骨眼我要是說:是啦是啦!妳小姨真的很美,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美的女人……。那我一定是白癡。   “

扒开胸罩疯狂揉捏胸

肉的蜜貼厮磨,那是一種性奮的舒爽,使我伸在她跨下的陽具暴長挺立,沾滿她淫液蜜汁的大龜頭不停的點著她跨間那兩片濕潤的花瓣。   小姨大概感受到我強烈的侵犯意圖,再次呻吟輕叫。   “呃啊~不要這樣~我真的要叫了…唔~”   小姨話沒說完,我已由後伸手摀住了她的嘴,下體將我已扶正對著她那迷人仙洞的大龜頭挺了進去,好緊!我的大龜頭大約插入她濕滑的陰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覺龜頭的肉冠棱溝被一圈溫熱濕滑的嫩肉緊緊的箍住。這時被我摀住嘴的小姨突然用力掙紮。   “唔唔唔~不要…不可以……”   被我摀住嘴的小姨含糊的叫著。   而我也擔心時間拖太久會有人來催,立即用手扶住尚留在她仙洞美穴外約有十二叁公分的陽具,腰部用力一挺,但聽到“噗哧~”一聲,我那根粗壯挺硬約有17.5公分長的陽具已經整根插入了如仙子般的小姨那柔嫩濕滑的美穴。   “呃啊~唔!”扭頭大叫的小姨又被我摀住了嘴,由側臉看,她那晶瑩迷人的鳳眼中痛得流出了淚水。我低頭一看,哇呃~!只見我的陽具與小姨那粉紅鮮嫩的陰唇交合處,在我往外輕提下,帶出了絲絲的豔紅血迹,啊~小姨果真還是處女。   我插在她處女美穴中的陽具感覺到她整個陰道壁不停的抽搐收縮,夾磨吸吮著我的陽具,包箍得我全身汗毛孔都張開了,其中的快意美感,共能用如羽化登仙來形容。   小姨這時不再吭聲,無聲的淚水由她那雙如深潭般的鳳眼中流到了豔紅的臉頰上,眉頭輕蹙,

扒开胸罩疯狂揉捏胸

扒开胸罩疯狂揉捏胸